爱茶具 门户 频道 查看内容

一茶一壶“水为茶之母、壶为茶之父”

2020-1-5 14: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6| 评论: 0|原作者: 刘众|来自: 深圳特区报

摘要: 一种茶只用一把壶冲泡,看起来有点过分讲究,实际上是有科学依据的。

一种茶只用一把壶冲泡,看起来有点过分讲究,实际上是有科学依据的。

茶叶的条索、密度以及发酵程度等不同,对使用的水质水温都有不一样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安置茶叶的“房子”即茶器能否合理,将直接决定茶叶生命力的焕发,俚语所谓“水为茶之母、壶为茶之父”是也。一茶一壶的品质,与一期一会的趣味,概为相通。

给一种茶找到一把壶,要有相当的缘分。八年前,第一次深度寻访浙江安吉白茶母株并得到数枚春芽,寻思着为它配置合适的茶器,遂到一山之北的江苏宜兴遍访紫砂,按照友人此前曾留下的一把段泥壶的落款“泽锋手制”,一路查问他是何人,一天一夜终得晤面,竟是一名极善创新和颠覆的年青艺术家。现在笔者的数十类单株即精确到单棵茶树的珍品,与范泽锋的十几把不同泥质、容量、造型的紫砂壶形成了“一对一”的关系,极像非诚勿扰的相亲节目。

一茶一壶

紧实的铁观音就用容量小但肚量圆的高潘壶,叶片散开也不显局促,条索长的武夷老枞水仙则选容量更大型状略宽的如意壶,冲泡时可以较快地释放香气和滋味,红茶用上汝窑瓷壶,杯底留香的感觉加上瓷面开片的窑变视觉早已略胜茶饮,西双版纳南糯山的陈年散装普洱,它的伙伴是特别的还原烧技法、看起来黑黑的掇球壶,两个都是黑乎乎的家伙在温度的帮助下,呈现黑亮亮的茶汤,甚得其所且各取其欢。至于绿茶,以水晶或玻璃制作壶或盖碗状品味,正成为绿茶道的一支流派。茶最终是用来品饮的,最后的转化媒质是水和壶,或瓷或陶或金或砂,一壶之好往往会决定一茶之性,寻找到的大自然的茶株,只有到了这一体现人工和手工的使用和审美环节才算修得正果圆满成道。

世上茶叶品类繁多,茶器数量规模更甚,茶与器之配,犹似茫茫人海缘定三生,一壶一茶的“一对一”,其实只是理念的求索,寻访的是契合、融合和综合,一泥一草,有缘即合,不须苛求。如五百年前的日本千利休,可在生活与环境的任一细节提炼美学宗教之义,无一程式,终茶道集大成。一壶一茶同时是一种既符合科学原理同时遵循中国传统的道理,比如金木水火土五行理念,寻访之叶成为审美之液的片断,完全是这一理念的映射,茶属木,泉属水,壶属金或土,电或炭属火,只有五味俱全,方能呈献一份别样的茶味。看似寻常,其实不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